【佐鳴】你的背後總是出賣你

門音艸洛:

四戰夫夫*接698後*

 

S: 須佐壞了怎麼辦?

N: 我的尾獸一直傲嬌怎麼辦?

 

——————————

简体微博,附图


1.

佐助跟鳴人在四戰之後交手,那次結束只能稱之為是中場休息。

佐助一直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就終結了,在他離村之後調查的方向也果真如此,輝夜會在六道之前就設下這麼一個龐大的白絕軍隊,絕對有什麼秘密。

之後當佐助獨自面對了一些蛛絲馬跡還有隱藏的殘黨,明明沒有叫後援,但鳴人卻都能聽到他的消息,而在關鍵時刻趕來。

漩渦鳴人,對他來說彷彿一池他已掉入的池水,無論他怎樣踢踏,雙手怎樣驅趕,最後還是環繞在他身旁,帶著那般不服輸的姿態。

 

久而久之,就變成他跟鳴人一起聯手配合攻擊防禦的情況。

佐助自己也發現了,總是跟鳴人一起聯手時比較暢快,兩人都在戰鬥之中臨時想出新的方法,佐助覺得畢竟四戰鳴人都可以使用上男男色誘術這種毀三觀的術,而且他還配合了。彼此的術式合作無間,連九尾還有須佐一起使用的默契也相當好,超越了當時斑使用九尾加上須佐的強大。

兩個人之間飛鷹傳書的很快,佐助默默地接下了鳴人給他做飛雷神之術的標記。

所以佐助也不掙扎反抗了,那個不斷在他心中環繞的漩渦。

 

別人都說是夫夫一起禦敵。

 

2.

但兩個人在打鬥中的心聲大概都是這樣的。

 

——可惡鳴人笑起來的時候那三道刻痕好可愛,這樣我都不能專心打怪了等等又有到攻擊要打到鳴人了,不行不能讓鳴人受一點傷,宇智波家訓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護好心愛的人。還有剛才那個人的手是抓了鳴人腳踝嗎!那麼細可以讓我一手掌握的那個腳踝真是讓人想要捧在手心,不對我還是先燒了那隻手吧。

 

——混蛋佐助為什麼要對敵人露出笑容啊!對方又不是女生或是我哪有什麼殺傷力?咦我剛剛想了什麼?天啊佐助真不愧是在外面長年鍛鍊,身體管理的好棒啊,我覺得我再繼續坐辦公室下去我的腹肌都要糾結成一塊了啊,佐助的腹肌真是讓人羨慕啊,我也要加油!不對現在佐助出這一招的意思等等要出加具土命了吧!好的我要馬上配合使出風遁螺旋丸!

 

而實際上。

 

「滾開!吊車尾的。」

「混蛋!別擋路啊!」

 

所有旁觀者再度對這兩位四戰夫夫的情商默哀一秒。

 

但是等到事態緊急時,他們兩個沒有人喊出來,身後卻早已出現穿著堅硬鎧甲的尾獸,此時佐助的紫色須佐會不留一絲縫隙裝在鳴人的九尾化模式上,那和諧的光景讓圍觀的不分敵我都會讚嘆。

 

「灼遁・光輪疾风漆黑矢零式!」

「吊車尾的,虧你記得住。」

「當然!這可是爸爸取的!」

 

結束一場華麗的戰役。

 

3.

 

然而當這些小渣仔解決完之後他們如果還有力氣,通常還是會來運動一下,嗯,激烈的。

 

「來決鬥吧佐助!」

「我奉陪。」

 

於是螺旋丸跟千鳥又對在一起,這只是一開始打招呼的火侯,之後的連續體術攻擊,拉開距離之後佐助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召喚出他得意驕傲攻防一體的魁武戰神 – 須佐能乎;鳴人見狀當然是召喚出了九尾,連續掃了幾個迷你尾獸玉。

 

只是今天日天日地的“切磋”,好像在召喚出須佐之後有什麼不一樣。

 

在佐助一招結束,還嘲諷似的脫口一句吊車尾之後,突然發現面前的鳴人跟九尾都很雷的看著自己的後方。

哼,想騙我?

只是佐助真的覺得背後一涼,他的身後好像真的不太對勁,他想要以非常穩當的大人行為轉過頭去,他背後到底是出現了什麼嚇人的東西。

 

「⋯⋯」

 

媽蛋,那個在跟我永遠的死對頭比手指愛心的是我家須佐嗎?

 

佐助覺得眼前一黑。

佐助崩潰,他到底是要關了萬花筒寫輪眼先還是去修理他家須佐,不行,現在關了就代表我對我家須佐這個舉動心虛,於是佐助選擇了後者。

 

鳴人傻眼地看著佐助去教訓他家須佐,轉頭心想還好他的九尾是個絕世大傲嬌,肯定不會做出像須佐這樣直球的舉動⋯⋯等等你大爺的躺在那裡但是尾巴圈成心型了啊!!!

 

「走、走開啊!不對!九尾你給我回來!」

 

鳴人慌張跑到九尾面前,手對著九尾身後比劃著,但九尾只是更傲嬌的撇過頭去趴著,尾巴成心形的變化姿勢更多了,鳴人看得膽戰心驚。

 

「九尾你在做什麼!」

「沒做什麼啊老夫!不就在這趴著了嗎?」

「可是你的尾巴啊!等、等等難道你是在回覆須佐?」

「是又怎樣!老夫礙著你了嗎?」

「不管!你現在給我回來我肚子裡!現在!馬上!right now!」

 

鳴人讓九尾回到自己腹中之後發現對面的人也同時關掉了萬花筒寫輪眼,鳴人像吃了酸梅一樣的表情看著佐助也像剛吞下一顆榴槤的黑臉。

兩人都彆扭地往旁邊一看,佐助先咳了一聲,鳴人也發出了無意義的咕噥。

 

「下次再戰?」

「嗯!下、下次!」

 

 

4.

於是佐助踏上了修復好他家須佐的旅程。

 

「大蛇丸,我需要你穢土我哥跟斑。」

「⋯⋯一定要嗎。」

「我很急。」

 

大蛇丸對他逆天了的徒弟嘆了口氣,揪出了兩具他保存了的白絕屍體,開始穢土轉生之術。

 

召喚出了四戰之後好久不見的哥哥還有BOSS斑,佐助直切主題,在大蛇丸據點附近開了萬花筒,鼬跟斑相繼也開了萬花筒。

 

“須佐好像對我死對頭的九尾有好感,而且在我身後不受控的示愛怎麼辦?”

 

於是一紫一紅一藍三個須佐就圍成一個小圈圈坐在了一起。

斑、鼬、佐助則是望著遠方的紫、紅、藍須佐圈,斑用戴著手套的手摸了摸不存在的鬍鬚,鼬也順了順他的法令紋,佐助一臉心累。

「這隻須佐不過還年紀輕輕,跟你一樣,讓我的須佐開導開導它。」

「不過須佐通常是反應使用者心情啊?」

哥哥溫柔/腹黑的笑了,對於一語道破他愚蠢的弟弟心事絲毫不手軟。

斑畢竟是個老江湖了,默默撚鬚,說:

「所以你弟弟談戀愛啦?」

「⋯⋯」鼬笑而不語。

「我記得你們這一代的九尾人柱力是個⋯⋯男生?」

佐助轉瞬已經惱羞。

「哎,想當年柱間的木遁金剛也是⋯⋯咳!」

母胎面癱兩兄弟斜了他們老祖宗一眼。

 

另一邊:

 

「沒事,我覺得你只是太少跟你主人溝通了。」藍色。

「我真的只是在表現他心意啊。」紫色。

「只是我們的主人一向傲嬌本色,你自然不可以把他的內心所想給暴露。」紅色。

「原來是這樣啊。」委屈的紫色。

 

 

5.

鳴人則是急迫的在木葉村外招集了一次尾獸會議,九尾死不肯露面,就在鳴人體內面露不耐地聽著。

 

其他尾獸珊珊來了,看著準七代火影在樹林之間掛了此次討論會議的主題布條,一尾到八尾都表示沒有很懂。

“九尾傲嬌不聽指令而且好像對我死對頭的須佐有好感怎麼辦?”

 

「哼,最討厭那傢伙,以為尾巴多了不起,哈哈這下尾巴洩漏心聲了吧?」

隨即被我愛羅給鄙視了,別隻尾巴都可以示愛,為什麼你不行?!

一尾表示:QAQ我只有一條尾巴我也很絕望啊。

 

「動物都有的發情週期吧,尾獸不知道有沒有。」四尾孫。

「九尾反倒是我們裡面跟人類相處最久的其中一隻尾獸吧。」三尾磯撫。

「鳴人,如果九尾都不聽你指令了我們能有什麼辦法?」二尾又旅。

「NARUTO,我看九尾是談戀愛了yo,我從四戰就知道你跟宇智波小鬼有一腿的唷!」八尾跟比。

「呸呸呸比大叔別亂說!誰跟他有一腿!今天是來討論九尾不是我啊!」

「尾獸其實是反應主人心情的。」六尾犀犬冷不防地說了一句,溫柔地看著鳴人,道:「當時羽高對瑩的心情可是很溫柔的。」

「⋯⋯」

 

鳴人一時無話可說,回想起記憶中在六尾身邊那個俊美青年的身影,以及那時候對他徒弟的溫柔情感,低頭看著在自己腹中鬧彆扭的尾獸。

 

於是尾獸會議便毫無結論的結束了,尾獸們一邊離開一邊說被餵了滿嘴狗糧什麼的好煩啊。

 

 

6.

等到大家都走開了,鳴人閉眼到九尾在他腹中作出的舒適巢穴,九尾坐著,用尾巴掃了一盤清酒到鳴人面前,鳴人懶得吐槽,拿起杯子輕啜一口,看著一點都沒有在反省狀態之下的九尾。

好氣喔。他才沒有這麼胳膊往外拐的尾獸呢!

 

「那你說上次為什麼讓佐助的須佐騎你啊!」

「這不是廢話嘛!老夫四條腿當然跑得比它快啊!」

「⋯⋯」

「嘖,你自己也知道的,我的速度再加上它的箭矢,那時敵人才沒跑掉啊。」

 

鳴人噘起了嘴,不是很滿意九尾的說破。

 

「笨蛋!那傢伙本來就是附在老夫身上,讓老夫可以更強好嗎!你這樣讓我跟他打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啊。」

 

摸摸杯緣,其實鳴人自己也知道的他跟佐助偶爾切磋什麼的只是他真的很想要佐助更多的陪伴而已,不然好像沒有什麼他理由叫佐助留下了啊。

他其實真的覺得在戰鬥中的佐助最帥了,那些看臉的迷妹們都不懂,只有他強大到可以跟佐助匹敵,得到佐助認同的對手,才能看到戰鬥中佐助最帥氣的樣子。

 

「不不!可是佐助是我的死對頭啊。」

「呿,老夫跟你生活多久了你在想什麼我不知道?你不都在憧憬那傢伙。」

「我、我哪有⋯⋯」

 

現在猶如一場內部抗爭,鳴人不知何時已經敗下陣來,他在想什麼九尾都知道的所以說他對佐助的喜歡,九尾也對須佐⋯⋯這樣對嗎?

鳴人把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皺了皺眉,抬頭看著九尾的紅眸。

 

「所以你對須佐的評價是什麼?」

「挺硬的,還不錯。」

「⋯⋯」

 

這種謎之在描寫對於【嗶——】的評價是怎麼回事。

 

 

7.

在一片石原上有一隻紫色的須佐坐在一片荒原,他的主人此時正坐在他的肩膀那一片護甲上,一人及一非生物正在進行一場嚴肅的對話。

 

「你屬於我掌控之下攻防一體的須佐能乎,怎麼能輕易就這樣表示出想法。」

「是。」

「以後別再做一些我沒有命令的舉動了。」

「是。」

「懂了?」

 

紫色的須佐不服了。

 

「可是主人,你不是喜歡鳴人嗎?」

「並沒有!我只是⋯⋯他說只是朋友。」

 

佐助覺得說如果現在他有辦法擰他家須佐的耳朵他肯定做了,他甚至連吊打他家須佐的心都有了,我喜歡鳴人,他說我們是朋友我能怎樣!你主人我也很絕望啊。

須佐只能默默地為主人的情商指數嘆息,自從他被主人創造出來的這短短時間裡,身為第一代紫色高達⋯⋯不,須佐,他一直以來就是嗜血的戰鬥,他是個冰冷無比無機質的產物,但他卻無法忘懷當他跟九尾合而為一時候那種溫暖而滿腔熱血的感受。

 

「主人你們也合而為一就好了,當我跟九尾合在一起的時候,真的覺得那是我這輩子戰鬥最舒暢的時候。」

「什麼我們合而為一⋯⋯」

 

佐助越講越心虛,因為他好心動啊。

跟吊車尾合而為一什麼的。

 

 

8.

「來決鬥吧佐助!」

「哼,吊車尾的。」

 

佐助單臂激起了千鳥就要上前,鳴人也不甘示弱的在手中搓著一顆淡藍色的丸子。幾招之下,也差不多該帶出九尾跟須佐來,於是佐助開了萬花筒寫輪眼,鳴人也轉開腹中的封印。

 

一紫一黃在他們身後降臨,霸氣側漏、傲氣非凡、舍我其誰的王者風範,但說要出招卻什麼動靜也沒有,佐鳴二人互看,然後雙雙一寸一寸的轉頭。

佐助以為須佐修好了,但是發現這次不再是手指愛心了而是手臂愛心,還附帶著標準彆扭神情。

佐助眼前一黑,輪起單臂決定去喝斥他家須佐一番,卻發現面前尾獸模式的鳴人,中間實心的圈還有身上的印記都變成了心形。

 

「咦!九尾你做什麼尾獸化的模式還可以這樣變形的嗎!」

 

鳴人害羞的擋住了身上變成愛心形的地方,一時又解不開尾獸模式,滿臉通紅的看著佐助面癱的臉,不行,這樣讓佐助知道我喜歡他了怎麼辦?

佐助則是看著這樣捉襟見肘的鳴人,特別可愛,好可愛,不由得看得愣了。

不對,我要先去治好我家須佐。

須佐被教訓一番之後在一片塵埃中坐定,手臂也放下來了,佐助要使出加具土命時,只見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應該出現天照形式的箭矢變成了心形紫色的查克拉,紫色的心形查克拉就這樣傳遞了過去。

佐助死死盯著飄過他頭頂上跟鳴人頭頂上的那個紫色查克拉愛心,鳴人也順著那個紫色的愛心飄去的地方看去,發現九尾依舊一臉傲嬌不屑地往旁邊看,鳴人心想幹得好啊總沒在佐助面前繼續掉面子,只見下一秒九尾用尾巴接下了愛心,往回一拋變成了一顆黃澄澄的愛心傳回去。

於是鳴人回頭看著黃色愛心飄去的方向,卻跟佐助對上了視線,兩人頭上不一會兒就飄滿了紫色跟黃色的愛心。

 

「⋯⋯」

 

 

9.

就這樣他們快被愛心充滿以及圍繞的時候,兩個人都被身後一股不可抗力給拋向前,鳴人回頭望見九尾一臉“不要謝我”的表情;佐助也震驚的回頭望見那股紫色的查克拉,須佐一臉“主人加油”的點頭。

 

鳴人一時沒控制好查克拉,他也覺得是九尾故意選的定點,他往前他的雙唇就碰到了一個冰冷的嘴唇,這是佐助的氣息,鳴人才正想後退就發現佐助單臂緊緊地箍住了他,執意的把這個吻加深,鳴人覺得佐助的吻技讓他腰都軟了,佐助才依依不捨地放開鳴人的嘴唇。

於是佐助單手扶著他的後腰,而他只能堪堪望入佐助深邃的黑眸裡。

 

——吊車尾一臉傻樣真的好可愛啊,他還在尾獸化而有的獸耳,還有這種型態下溫暖的查克拉都讓他不想放手。

 

——糟、糟了!被佐助這樣子的眼神一看,還有他現在碰到我的地方怎麼都開始發燙,不行這麼少女的場景我可是個漢子怎麼能就這樣陷下去,但佐助現在真的好帥啊。

 

鳴人見到佐助微微張開嘴,腦子裡面竄過了一個想法,告白嗎?如果佐助這個狀態下說什麼我搞不好都會答應得吧喲!!!心裡面才飄出無限個影分身大吼著答應他,就聽見佐助低沈的嗓音。


 

「吊車尾的,跟我合而為一吧。」

 


???!!!

 


在後頭的九尾跟須佐,神色複雜的看著主人們,一個扶額長嘆,一個不忍直視。

——真的不是很明白你們人類啊。

 

 

10.

 

「尾獸玉!!!!」

「須佐能乎,千鳥!!!!」

 

 

-END-

 

 其實佐助的語氣應該是這樣的:

 吊車尾的,跟我合而♂為一吧。 


最後請用日文

「BIJYUDAMA~~~~~~」

「SUSANOO.CHIDORI~~~~~~」

 


评论(1)
热度(300)

© 電風扇好吵 | Powered by LOFTER